TXT小說區

姐姐的房間【4】


姐姐的房間【4】

二姐在裝睡﹗這代表什麼﹖我的心臟狂跳著﹗不會那麼幸運吧﹗如果事情就

跟我想的一樣﹐那麼雖然跟我從前的話比較起來有點反覆輕浮﹐但是∼老天爺

啊﹗我真的很感謝您﹐給了我這麼一個二姐。

等一下﹗萬一二姐只是在裝蒜﹖我這一輕舉妄動﹐豈不是自尋死路﹖

只是現在的我﹐看著海棠春睡般的二姐﹐豐滿的乳房隨著呼吸而起伏著﹐早

已是慾火中燒﹐不克自制了﹐略一思量﹐我還是決定當作沒有發現二姐在裝睡﹐

繼續做我原先想做的事。

我小心翼翼的將臉頰貼上二姐飽滿的乳房上﹐在感覺著二姐乳房的豐嫩時﹐

也聽到二姐劇烈的心跳聲。

我貼著二姐的乳房擦動了一下﹐二姐還是沒有反應﹐只是心跳的更快了。二

姐的沒有反應﹐對我來說就是一種鼓勵﹐我大膽的吻上二姐裸露的胸口﹐二姐的

汗香撲滿我的鼻腔﹐我的手已經伸入二姐的衣服裡﹐撫摸著二姐柔軟的腰支﹐二

姐的腰支看起來纖細﹐摸起來卻還是有著豐嫩的觸感。

我將全身放鬆慢慢的壓上二姐豐腴肉感的胴體﹐我的兩隻手都已經伸進二姐

的衣服裡了﹐一隻手繼續揉捏著二姐豐腴的腰支﹐另一隻手開始向上發展﹐當摸

到二姐的胸罩下沿時﹐我在那裡停留了一下﹐然後毫不猶豫的插入胸罩與二姐的

乳房中間﹐指間輕掃著二姐的乳下﹐天啊﹗這真是值得紀念的一刻﹐我第一次摸

到了女性的乳房﹐而且是我二姐的乳房。

我的嘴巴也沒有閒著﹐在盡情的吸吮著二姐鎖骨間的凹洞後﹐我繼續向上吻

起二姐的美頸﹐二姐起了一陣顫抖﹐全身都僵硬了起來﹐連紅艷的嘴脣也張開來

微喘著氣﹐但她就是死閉著雙眼﹐不肯睜開。

看著二姐這種掩耳盜鈴的動人美態﹐我興起一股快意。弄到這種程度﹐二姐

還是沒有反應﹐看來二姐是下定決心要讓我為所欲為了﹐既是如此﹐那我還有什

麼好客氣的。

我迅速的起身﹐用前所未有的速度將自己扒光﹐想起自己從小到大的性幻想

終於可以實現時﹐我差一點就發出了一聲狼嚎。當我在脫衣服的時候﹐我發現二

姐長密的睫毛在顫動著﹐我知道二姐正瞇著眼睛在看著我﹐我展示著自己長期運

動的成果﹐精壯頎長的身材一直是我的驕傲﹐尤其是我的六塊腹肌更是我鍛鍊的

重點。

但真正的重點當然還是我強壯挺拔的兄弟﹐我的兄弟長度夠﹐也夠粗﹐最難

得的當然還是我那像香菇頭一樣的龜頭﹐我敢說﹐我的兄弟絕對是萬中挑一的好

傢夥。

我在確定二姐已經看清楚我的肉體之後﹐我馬上趴在二姐的身上﹐我沈重的

身體讓二姐悶哼了聲﹐但我照慣例﹐根本充耳不聞﹐現在的我﹐已經不是我了﹐

而是化身為饑餓的野獸。二姐也已經不是我二姐了﹐在現在的我眼裡﹐二姐只是

一個擁有動人肉體﹐又肯讓我溫存的絕美女性。

狂野的慾火已經將我的理智完全燒盡﹐相信就算二姐現在【醒來】﹐我也不

會放手的。

我把二姐的T恤推上到二姐的頸下﹐二姐淡藍色的半罩式胸罩﹐在我還來不

及把它脫下來的時候﹐我就已經把自己的臉完全埋入二姐深邃的乳溝裡﹐那個在

白天讓我神魂顛倒的美麗山谷﹐終於讓我佔領了。我的雙手更是全面向眼前這動

人的女體進襲﹐撫遍二姐的細腰﹐平坦的小腹後﹐再次欺上二姐的乳側。

二姐被我又親又摸的﹐也顧不得自己還在裝睡﹐居然開始呻吟了起來﹐兩隻

手也緊抓著床單﹐就是不敢睜開眼睛﹐也不敢亂動。

二姐的胸罩雖然又軟又薄﹐但在我使勁的磨蹭下﹐還是讓我覺得礙事﹐我一

口把胸罩咬下來﹐二姐豐滿的乳房一下子就彈的出來﹐尖端上的一點嫣紅也不停

的晃動著﹐晃的我頭都暈了。

二姐嚇了一跳﹐終於睜開了她已經迷朦了的眼睛﹐兩手放開床單﹐想要前來

護胸。只是在她的手過來護駕之前﹐她挺秀的雙峰﹐已經淪陷了﹐我一口就把二

姐一邊的乳頭含入口中﹐另一邊的峰頂也被我的另五路大軍所佔領﹐二姐的手只

來得及抱住我的頭。

原本想把我推開的手﹐在我的舌頭呧上二姐的乳頭後﹐二姐發出一陣動人的

的嬌吟後﹐變成抱住了我的頭﹐無力的撫摸著﹐她兩眼迷離著低吟說﹕「啊∼∼

阿俊﹗不行∼∼不要這樣∼∼我∼我是你二姐啊∼∼∼」

我真的很想笑﹐現在才想倒是我姐姐﹐會不會太晚了﹖我知道現在我不管說

什麼都不適當﹐乾脆什麼都不說﹐只是繼續全面的向二姐胴體進攻﹐二姐也在我

猛烈的攻擊下﹐完全失神了﹐連我已經打開她的小褲頭﹐她都無力阻止。我在這

個時候只知道﹐我的旗竿已經完全升旗了﹐極需要有個紓解的管路﹐而這管路就

在二姐的身下。

所謂箭在弦上﹐不得不發﹐我現在正深刻的理解到這句話﹐但在這個時候我

卻也同時明白到﹐有時候弦也會斷掉的。斷我這條弦的人﹐自然就是現在這屋子

裡除了我跟二姐以外的唯一活人了。

「叩叩叩﹗阿俊﹗你怎麼這麼晚了還沒睡﹖」這聲音雖然不大﹐但對現在的

我﹐卻簡直就像是打雷一樣﹐嚇的我渾身一哆嗦﹐幾乎就在第一時間裡﹐我就馬

上跟二姐掉換位置﹐變成我在下﹐二姐趴在我身上。

我還用力的把二姐往下壓﹐讓二姐的頭貼到我著小腹上﹐我的小兄弟當然也

找到了一個好地方來安置它囉﹐這個地方就是二姐裸露的柔滑乳溝﹐我完全無法

想像把小兄弟放在這裡﹐居然如此合適。天啊﹗若不是在這種情況底下﹐這一定

是一件很爽的事。

也許是我用力過猛﹐二姐痛的一齜牙﹐只是她還沒來得及開口﹐我就已經把

棉被蓋在我們身上﹐惶急的說﹕「大姐來了﹐妳可別說話啊﹗」二姐頓時也嚇得

乖乖的趴在我身上﹐不敢亂動。

托大姐進我房間前總會先敲門的好習慣﹐我們勉強在大姐開門前完成一切動

作﹐只是我跟二姐的心跳聲﹐劇烈的好像在打鼓似的﹐連我們自己都聽的到。

大姐打開門後叫著我說﹕「阿俊﹐阿俊。」

我緊閉著雙眼﹐一動也不動的假裝在睡覺﹐心裡一直在祈禱著﹐大姐看一下

就趕快回房去﹐不然很容易會穿幫的。

只是天不從人願﹐大姐叫了兩聲﹐見我沒有回答﹐輕笑了一下說﹕「這小

鬼﹐居然還開著燈就睡著了。」

然後走到我床邊﹐看著我緊張的紅通通的臉﹐奇怪的說﹕「怎麼在這種天氣

睡覺會流汗流成這樣﹖」大姐啊﹗妳再不走別說汗了﹐我的尿都會飆出來了。二

姐更是緊抱著我的下半身﹐緊張的全身僵硬﹐連呼吸都不敢。

還好大姐只是拿起床頭的面紙﹐幫我拭了一下汗﹐就走到我房間後面的小陽

臺上﹐手杵在短牆上﹐托著下頦﹐望著夜晚的天空﹐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

我知道大姐還在為了跟王德偉的婚事在心煩﹐但老實說﹐在看到了王德偉和

林佳琬在更衣室的交媾後﹐我根本就無法接受他跟大姐結婚﹐就算大姐肯嫁給

他﹐老子也會全力破壞。

只是看到大姐那麼煩惱的樣子﹐我不由得心疼起大姐起來﹐想起大姐煩惱的

來來來源頭﹐那個裝年輕的王老太婆﹐我就一陣惱火﹐有其子必有其母﹐那個老太婆生

出了這麼一個花花公子﹐自己也不會安分到哪裡去﹐有機會的話﹐我一定要揭發

她的姦情讓她好看。

大姐在陽臺待了一會﹐然後幽幽的嘆了一口氣﹐轉身幫我把窗戶關好﹐冷氣

打開﹐電燈關上後才離開。

在大姐關門的同時﹐二姐已經把棉被一掀﹐挺起上半身﹐喘著氣說﹕「悶死

我了。」二姐這麼大力呼吸﹐她豐滿的雙乳自然也隨著劇烈的上下震動。哇﹗真

好看﹐我傻傻的看著二姐胸前的絕景﹐根本說不出話來。

二姐喘了一陣﹐發現我都沒有說話﹐只是眼光灼灼的緊盯著她雙乳彈動﹐俏

臉一紅﹐雙手抱胸微瞋說﹕「你在看什麼﹖」

我根本還沒有回過神來﹐胯下的小兄弟又正高挺著﹐下意識的回答說﹕「妳

的一對奶••••」話沒說完﹐我就在想糟了﹐二姐一定會發飆的。

沒想到二姐只是臉紅了紅﹐沈默了一下﹐居然問我說﹕「好看嗎﹖」

我毫不猶豫的說﹕「好看﹐真的很好看﹗」

二姐的眼中閃著一股喜色﹐臉卻更紅了。一時之間我們都不知道要說什麼﹐

場面一下子尷尬了起來。

保持沈默了一會﹐二姐才說﹕「你這小鬼什麼時候變的這麼壞﹐居然敢趁著

我睡著時對我做壞事。」

我急著說﹕「誰說的﹐妳明明是醒著的•••」

二姐一聽我知道她在裝睡﹐頓時惱羞成怒﹐杏目圓瞪的說﹕「你明知道我在

裝睡﹐還敢把我抱到你房間來脫我衣服在我身上亂摸﹖」

其實話一出口﹐我就知道說錯話了﹐看見二姐怒氣上湧﹐我連忙嘻皮笑臉的

接著說﹕「妳明知道我抱妳回我房間來脫妳衣服在妳身上亂摸﹐妳也沒有出聲反

對啊﹗」

二姐登時為之啞口無言﹐眼睛直瞪著我﹐我也目不斜視的看著二姐﹐我們兩

人互望著﹐終於忍不住的一起笑了出來﹐我們怕又把大姐引來﹐都低著聲音憋笑

著﹐但這一笑好歹把剛才的緊張氣氛給笑消失了。

笑了一會﹐我拉著二姐的手﹐央求著二姐說﹕「二姐﹐我們繼續好不好﹖」

二姐臉一紅﹐伸手賞了我一個爆慄笑罵說﹕「繼續你個頭啦﹗萬一被大姐發

現﹐我們不被罵死才怪。我的衣服咧﹖」就要下床。

眼看著二姐開始在找衣服穿了﹐我連忙摟著二姐的腰不讓她下床﹐一手拉著

她的手按在我怒目圓張的兄弟上﹐著急的說﹕「那我該怎麼辦﹖我現在漲的很難

受啊﹗」

二姐沒想到我的兄弟居然會漲得那麼大﹐她嚇了一跳﹐連忙就想收手﹐只是

我按的很緊﹐她根本收不回去。

二姐又急又氣的說﹕「誰管你啊﹗難過不會自己打手槍哦﹗你不要告訴我你

不會啊﹗」

我心念一動﹐手槍自己打的多了﹐眼看二姐是不大可能讓我真槍實彈的幹

了﹐不如試試讓二姐幫我打手槍的滋味。

我當下趕快裝笨﹐抓著二姐的手在我的兄弟上來回的撫摸著﹐央求著說﹕

「二姐﹐我是真的不會﹐妳幫幫我好不好﹖」

二姐的手抓著我的兄弟﹐自己也好像心慌意亂起來﹐經不起我的哀求﹐二姐

只好連聲說﹕「好啦﹗好啦﹗我幫你就是了﹐你先放手啦﹗」我也怕逼的太緊﹐

到時二姐又惱羞成怒﹐那就虧大了。

我先放開二姐﹐然後自己倚在床頭﹐兩腿張開六十度﹐兄弟也已經就戰鬥位

置了。二姐俏臉通紅的瞋了我一眼﹐沒辦法﹐只好坐在我的兩腿之間﹐先用單手

握著我的兄弟﹐但我兄弟的長度讓二姐單手握不住﹐二姐只好雙手並用﹐並用手

指頭輕輕的摸著我的馬眼。

二姐的手平常只有握筆寫字而已﹐連家事都很少做﹐所以還非常細嫩﹐摸的

我好舒服啊﹐跟自己打手槍的感覺完全是不同層次的享受。

二姐在我的兩腿間輕輕的套弄著我的兄弟﹐我靜靜的享受著龜頭陰莖與二姐

玉手的親密接觸﹐雖然二姐的手法並不熟練﹐但還是讓我覺得很舒服﹐忍不住低

聲呻吟著﹐二姐聽到我的呻吟聲﹐好像受到鼓勵一樣套弄的更賣力了。

二姐的豐乳因為她半俯著身體的關係﹐顯的更加巨大﹐隨著二姐的動作晃蕩

著。我看著二姐的豐乳晃出美麗的波動﹐忍不住半坐起身來﹐我的雙手握上了二

姐的乳房﹐二姐白了我一眼﹐但卻並沒有阻止我﹐我高興的搓揉著二姐的乳房﹐

那美妙的玉乳啊﹗真是又好看又好摸。

在雙重快感的夾擊下﹐我刺激的終於強力發射了﹐我都沒想到我的精液居然

這麼多﹐又噴的那麼高﹐二姐來不及閃開﹐被精液噴到嘴脣﹐嚇的她哇的一聲驚

叫﹐而我的下腹也是滿滿的都是精液﹐我趕緊跟二姐道歉﹐拿了些面紙給二姐清

潔乾淨﹐自己也胡亂的清了一下。

二姐邊擦邊嬌嗔的埋怨我﹐還好她並沒有真的沒有生氣。清理完後﹐二姐穿

回了衣物沒好氣的說﹕「小少爺﹐這下爽了吧﹗我可以回房了嗎﹖」

我心滿意足的說﹕「嗯﹗謝謝二姐﹐我就知道二姐對我最好了。」

二姐聽到我這麼說﹐好像有點意外﹐她沈默了一下﹐才說﹕「知道二姐對你

好﹐以後就乖一點﹐別老是說話氣我。」

我連忙就在床上行了一個標準軍禮說﹕「是﹗小弟保證會聽話的。只是二姐

以後要常常來幫我哦﹗」

二姐看我全身光光的行軍禮﹐胯下剛發洩的兄弟像條蛇似的晃蕩﹐紅著臉噗

哧一笑﹐嫵媚的說﹕「那就要看你乖到什麼程度了。」

我連忙說﹕「絕對惟二姐之命是從。」

二姐笑說﹕「別鬧了﹐明天是星期天﹐早點睡﹐養好精神﹐我們明天帶大姐

去跟王德偉攤牌。」

明天﹖這麼快﹗不過我一點也不害怕﹐反而感到興奮﹐光憑我們盜錄下來的

錄影帶﹐我們就已經是立於不敗之地了。只是還沒抓到李美華的小辮子﹐讓我感

到有點遺憾罷了。

二姐說﹕「明天••喔﹗不是﹐已經是今天了﹐我們把錄影帶放給大姐看﹐

讓大姐下定決心﹐然後就殺到天母去找王德偉﹐總之今天一定要把這件事給結束

掉。」我當然是大力贊成著。

在二姐偷偷摸摸的回她房間去補眠後﹐我也在期待著天亮中﹐帶著滿身的舒

爽漸漸入夢去了。

當我醒來的時候﹐時間不過才7點﹐我還以為自己是全家最早起床的人呢。

只是我整理好自己的服裝儀容﹐想到樓下盥洗後再去叫二姐起床。沒想到剛

出房門﹐卻發現大姐正在大陽臺上擺桌椅。

這很反常﹐一般我們會在陽臺上用餐﹐要嘛是老爸回來﹐要嘛就是為了慶祝

什麼好事﹐要不然我們是很少會這麼做的﹐因為還要搬桌椅太麻煩了。

大姐這時候想在陽臺上用餐是為了什麼﹖難道二姐已經跟大姐說了什麼了

嗎﹖

看著忙碌的大姐﹐我發現我完全看不到大姐在昨晚之前的困惑和為難﹐現在

的大姐反而有種如釋重負的輕鬆﹐大姐是怎麼了﹖

大姐看到我﹐笑著說﹕「阿俊﹐你起來了啊﹗先去刷牙洗臉﹐馬上就可以準

備開飯了。」

我抱著滿心的疑惑答應著下了樓﹐二姐已經在客廳裡坐了﹐讓我高興的是二

姐的神情﹐她已經恢復平常的爽朗﹐不再像昨天那樣彆彆扭扭的樣子。

我問二姐說﹕「二姐﹐你知道大姐是怎麼了嗎﹖」

二姐喝了一口水說﹕「這還不明白﹖大姐已經有所決定了。」

我一聽﹐心裡想著還真巧啊﹗我跟二姐剛想在今天把王德偉跟林佳琬的姦情

告訴大姐﹐讓大姐做決定﹐沒想到大姐就已經自己作出決定了。

我問二姐說﹕「那我們該怎麼辦﹖」

二姐看著我說﹕「有什麼好怎麼辦﹐見機行事就好囉﹗如果大姐說她不嫁給

王德偉了﹐那自然是上上大吉﹐我們只要支援就好。如果大姐還是想要嫁給王德

偉﹐那我們只好讓大姐知道王德偉跟林佳琬的事了。」

我疑惑的說﹕「為什麼我們不先告訴大姐他們的事呢﹖」

二姐白了我一眼說﹕「你怎麼那麼笨﹐林佳琬跟大姐是什麼關係﹖萬一讓大

姐知道她最好的朋友跟她的未婚夫亂搞﹐那大姐情何以堪﹖同時失去了未婚夫和

好朋友﹐她那時的傷心難過你能想像嗎﹖所以能瞞就瞞算了。」

我明白了二姐的意思﹐所以只能選擇保持沈默了。

在享受了大姐的手藝之後﹐大姐以用紙巾擦擦嘴巴為開場﹐她說﹕「雅雯﹐

文俊﹐大姐有話跟你們說。」果然有事。我和二姐都不自禁的將身體坐直﹐仔細

聆聽大姐的說話。

大姐鄭重的看著我們說﹕「經過了這麼多天的考慮﹐我決定要謝絕王家的婚

事﹐我已經約了王家的人要跟他們談解除婚約的事了﹐我希望你們能支援我的決

定﹐陪我一起去」

聽到大姐這麼說﹐我跟二姐互望一眼﹐同時感覺到對方如釋重負的輕鬆﹐說

真的﹐如果大姐是決定要嫁給王德偉﹐我還真不知道該怎樣告訴大姐王德偉跟林

佳琬的事呢﹗

我和二姐一聲歡呼﹐衝到大姐身邊﹐一左一右的抱著大姐﹐我說﹕「我們當

然支援妳囉。」

二姐也說﹕「不嫁也好﹐那個王德偉也沒什麼好嫁的﹐我還擔心妳萬一真的

嫁到王家那種大富之家﹐所謂一入侯們深似海﹐他們規矩那麼多﹐以後要想見妳

可就不容易了呢﹗」

大姐看見我們都支援她的決定﹐感動的淚眼迷濛﹐只說﹕「謝謝你們﹐我的

好妹妹﹐好弟弟。」

二姐看到大姐這麼高興﹐居然也眼框泛紅﹐說不出話來。只好我來問大姐

說﹕「大姐﹐妳還沒說妳跟他們是約幾點的﹖」

話一出口才發現自己的聲音也有點哽嚥﹐嚇的連忙住口﹐但在我的眼前也開

始出現水氣了。

二姐破涕為笑說﹕「我們是在幹嘛﹖大姐不嫁是件好事嘛﹗我們幹嘛哭成一

團的啊﹗」

聽到二姐這句話﹐我有種啼笑皆非的感覺。全天下會因為姐姐不嫁人而高興

成像我們這樣的﹐大慨除了我們之外﹐絕無僅有了吧。

但仔細想一下我們的成長背景也就不難明白我們的感覺了。

從小我們的媽媽就過世了﹐老爸又為了賺錢長年在外﹐對爸爸的感覺﹐其實

也就是銀行存摺裡每個月一次的數字變化。我們除了不缺錢用之外﹐根本就跟孤

兒沒有兩樣。從小我們就知道﹐當有什麼事發生的時候﹐能依靠的﹐也就只有我

們自己了。

我還記得我在小學時被人欺負﹐我跟二姐以二敵七的輝煌戰績﹐也還記得在

對方家長來興師問罪時﹐大姐應對的不卑不亢﹐讓對方在說理不行之後﹐大罵我

們是有娘生沒娘教的野孩子時﹐我們姐弟三人抱頭痛哭的夜晚。

一直以來﹐我們就是彼此唯一的依靠跟牽掛﹐所以當大姐說她要嫁人的時

候﹐我跟二姐雖然說祝福她﹐但不可否認的﹐大姐也在我跟二姐的心裡開了一個

大洞。而這個洞直到現在才補起來。

大姐笑罵著二姐說﹕「什麼我不嫁人是好事﹐我也已經老大不小了﹐等到我

人老珠黃﹐嫁不出去的時候﹐誰來養我啊﹖」

「我﹗」我大聲的自告奮勇說﹕「大姐跟二姐都別嫁人了﹐等我完成學業﹐

有能力賺錢時﹐妳們就歸我養﹐我們永遠住在一起。」

大姐跟二姐聽到我這麼說﹐先是呆了一下﹐然後一起笑了起來。大姐笑著

說﹕「那我的下半輩子就拜託你了﹐小少爺。」

二姐也取笑我說﹕「你可要考慮清楚哦﹗帶著兩個老姑婆﹐可沒有人會肯嫁

給你的喔﹐你已經有終身打光棍的準備了嗎﹖」

我不甘示弱的說﹕「有妳們這兩個漂亮姐姐在﹐我要老婆幹什麼﹖」

聽到我這麼說﹐大姐二姐又笑成一團﹐我也跟著笑﹐陽臺裡外頓時充滿了我

們姐弟三人的笑聲。笑了好一會﹐我們才開始認真的商量著待會要如何跟王家談

解除婚約的事情。

她們都把我剛才說的當笑話﹐其實在我心裡﹐還有下一句沒有說出來的話。

「反正老婆能跟我做的事﹐妳們也都可以跟我【做】啊﹗」

大姐跟王德偉是約在他天母的家中晚餐﹐王家全員都會到﹐據大姐說她已經

跟王崧提起要跟王德偉解除婚約的事了﹐但王崧卻希望她自己跟王德偉說﹐這才

安排了這場飯局。

王崧自大姐進公司以來﹐就對大姐青眼有加﹐很是器重大姐﹐大姐也一直很

感念他的知遇之恩。但奇怪的是當王德偉開始追求大姐時﹐他表現的完全像個局

外人﹐既不鼓勵﹐也不反對。大姐也跟我們說過﹐如果王崧在王德偉追求她時﹐

有幫忙敲敲邊鼓的話﹐她恐怕也無法堅持的那麼久。

坐上計程車﹐我們來到了天母王家。其實我們的心情都滿沈重的﹐因為王家

畢竟是在社會上有頭有臉的大戶人家﹐大姐悔婚的動作他們是否能接受﹖如果他

們不肯接受﹐他們又會有什麼難以預料的舉動﹖

我跟二姐都明白﹐我們真正的王牌還是我懷中的錄影帶﹐只是這捲錄影帶就

像是一把兩面刃一樣﹐當真正亮出來的時候誰傷的比較重還很難說呢﹗我跟二姐

都衷心的希望一切能好好結束﹐千萬不要用到啊﹗

就在我們胡思亂想之際﹐車子已經開到天母了。

開鐵門的是司機老劉﹐原本王崧是要他去接我們的﹐但我們都認為既然要跟

對方斷了﹐那就要斷的乾淨﹐所以也就婉拒了。

王德偉穿著一套剪裁合身﹐光用眼睛看就知道價值不斐的西裝﹐站在屋前等

著我們。他其實真的長的很體面﹐身材也算高挑健壯的﹐只是以前看到滿臉笑容

的他﹐倒也還算是滿賞心悅目﹐但在看過他和林佳琬在性交時的樣子後﹐總覺得

他一臉的淫笑﹐很討人厭。

他看到我們來﹐馬上就露出滿臉的笑容﹐熱情的伸手來拉大姐﹐誰知道卻被

大姐巧妙的閃開了。王德偉雖然感到有些詫異﹐但也還不太在意﹐直到他看到我

跟二姐的表情﹐善於察言觀色的他﹐雖然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卻也明白到

情況有點不對了。

進到屋內後﹐首先吸引我目光的﹐自然是坐在主位上的臺灣奇蹟﹐以20年

不到的時間﹐從無到有的建立了臺灣百大企業中藍林集團的總裁王崧。

身材顯的矮胖的王崧不論是長相和或是穿著都很普通﹐看起來完全不像是一

個龍頭企業的董事長﹐瞇瞇的眼睛﹐上翹的嘴角﹐看起來好像是個永遠在微笑的

慈祥長輩﹐只有在他眼中偶爾閃過的幾道精芒的時候﹐才會讓人看出那經過千錘

百鍊後才會有的﹐只屬於商場精英的幹鍊。

只是我記得王崧應該只有50出頭吧﹗怎麼現在的王崧看起來卻好像已經

60好幾了呢﹖看來商場上並不容易混啊﹗

坐在王崧的身邊的﹐是永遠一身光鮮亮麗﹐氣質高貴大方的王夫人李美華。

說真的﹐當看過這兩個人在一起的時候﹐那種在外型上極不搭配的模樣﹐你才會

明白當年為什麼人家會有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的評語。

只是在我知道李美華是那種金玉其外敗絮其內的人之後﹐我反而覺得這句話

的影射物件應該顛倒一下才對。

另外有一個穿著很誇張﹐動作也很離譜﹐正以一種很不雅觀的姿勢躺在大沙

發上看電視的少女﹐我也見過﹐她就是王家成員裡﹐以粗野﹐胡鬧﹐亂七八糟聞

名的王家之恥﹐開舞廳的王巧雲。

王巧雲的年紀應該只大我5∼6歲左右﹐但因為出身豪門的關係﹐她很早就

已經是社會聞人了﹐只是她的行為真的是出奇的怪異。

從她國中開始就一直有她在混幫派的傳聞﹐好不容易混到高中畢業後也不唸

大學﹐直接跑到日本去玩了兩年﹐回來的時候還在機場被海關查到挾帶大麻意圖

闖關﹐讓王家傷透了腦筋﹐也就因為這樣﹐被一些媒體戲稱為王家之恥。

連她這個很少出現的王家之恥都出現了﹐王家的所有成員算是已經到齊了。

王崧看到我們進門﹐馬上面帶笑容的站起來迎接我們﹐坐在旁邊的李美華自

己還是坐的穩如泰山﹐而且她對老公還專程起身來迎接一群晚輩的行為好像很不

以為然的樣子﹐只見她皺了一下眉頭﹐瞪了王崧的背後一眼。

看得出來王家的全員到齊讓大姐有些不安﹐所以當她看到王崧迎上來以後﹐

連忙趕上兩步﹐有點手足無措的恭敬說﹕「董事長好﹗抱歉﹗我們來晚了﹗」

王崧笑著說﹕「你們沒有來晚﹐是我們早到了﹐來﹗別站著﹐先入席吧﹗」

他向站在門外的司機老劉說﹕「老劉﹗通知廚房可以開始上菜了。」

大姐連忙說﹕「不了﹗董事長﹐我們祇是來交代一些事情而已﹐說完馬上就

走﹐不用麻煩了。」

王崧笑說﹕「不過是家常便飯罷了﹐怎麼會麻煩﹐我們也得吃飯啊﹗有什麼

事情﹐等我們吃完飯再說也不遲﹗」

察覺到事情有些不妙﹐而一直等在旁邊﹐神情有點忐忑的王德偉﹐這時也連

忙幫腔說﹕「是啊﹗雅玲﹐爸媽也該餓了﹐我們還是先吃飯吧﹗」

我們原本想要說完就走的﹐但所謂盛情難卻﹐再堅持下去﹐我們就顯得有點

不通人情了﹐無奈之下我們也只好等完吃飯後再說了。

一一跟王家的成員打招呼﹐李美華還是維持她一貫的有距離冷淡的禮貌﹐王

巧雲卻是根本不理我們﹐自顧自的坐定位﹐王德偉則是顯得熱情殷勤的有些過

分﹐唯一正常的還是男主人王崧。

王崧親切有禮的態度﹐讓我們宛如面對自己長輩般的溫暖﹐我這才明白﹐為

什麼大姐一直對她這個老闆尊敬有加。

這餐飯的菜色非常豐富美味﹐完全不會輸給外面知名餐廳的名廚﹐只是我們

卻吃的很安靜﹐除了我們是因為心裡有事﹐所以根本食不知味外﹐李美華和王巧

雲母女也是不發一語的自己用餐。

席間除了王崧和王德偉父子外﹐幾乎沒有人說過話。一頓飯就在這一種詭異

的氣氛中結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