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說區

秋雨午后校园中


沈思当天回到住处,打开冰箱,拿出饮料,播放着Cocteau Twins的音乐。她坐在沙发上,心神有些不宁,她寻思着今天是怎幺了?对了,一定是今天看到了辛键,听说了他与楚楚结婚,而有引发的感慨吧。Cocteau Twins的音乐,当初还是辛键推荐自己听的呢,没想到一听就是爱上了这种乐风。
辛键与楚楚从大学就开始了恋爱,而自己如今还是孤身一人,毕竟年纪也不小了,不禁有些顾影自怜起来。她从小就清楚地知道自己的条件优秀,自小学起,追求她的人就一大排。但她看得上眼的没有几个,一直到了大学,遇上王枫,才开始了自己的第一次来恋爱。
王枫,一想起这个名字,沉思心里一阵甜蜜又是一阵辛酸。
当年的海誓山盟现在想起来真的像是电影里的对白。自己到底恨不恨王枫呢?沈思自己也不知道答案。对于自己第一次的男人,女人终究是难于忘怀的。
王枫的洒脱与放荡不羁始终在沈思的心中占着一定的份量,当初沈思给他吸引住,就是他的那骨子里的潇洒。诚然,不管从哪个角度来说,王枫都是个帅气的人,是个吸引女人的男子。
沈思想到了王枫,对往事的回忆就拉开了窗口。
那是什幺时候,对了,是大二的第一个学期吧。
北方的秋雨一来,就凉透了整个校园。午后,在这所将近百年的校园中,冰冷的雨丝绵绵洒落,古老斑斓的红色屋檐有清澈的水滴一一打落,路上落满了细碎的小黄花,这情景在百年前也是一样的吧?那时候有没有人也走在这条小径上呢?在无边的雨意中,沈思打着伞忧郁地想着。她刚从图书馆回来,看了一本民初的悲情小说,整个人的情绪不免受到故事情节和天气的影响。
“同学,你的书!”
一个男生明朗的声音,沈思看到一双运动靴站在自己的跟前。
“啊!”她赶紧擡起头,擡高雨伞,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朝气的年轻俊俏的脸。
“你?”沈思有些迷惑地看着他。
男生手里拿着一本笔记本,在他面前扬起,仔细一看,是自己的笔记本,怎幺会到他手里边?
“你刚才丢落在图书馆了,在后面叫了你几声,没回应。”
“哦,谢谢!”沈思伸手去拿。
“嗳,光说谢谢不行,你得有所表示啊!”那男生把手扬高。
“那你说怎幺办?”沈思对付男生从来是特别的自信,但那天不知怎幺了,心跳得有些加快。
“这样吧,第三食堂的酱牛肉特别棒,你请客怎幺样?”
象所有校园的爱情故事一样,他们的故事开始了。那男生就是王枫。
对于初涉爱河的沈思来说,与其他陷入爱情的女孩是一样的。就像是个孩子一样,沈思急切地想了解王枫的全部。宿舍、教室、图书馆、电影院都留下他们的身影。
王枫在校园里是篮球队的主力中锋,球打得好,当时风头无俩,而他为人又极为大方潇洒,不拘小节,所以很受女生欢迎,男生对他多是嫉妒的。
沈思当时是外语系与楚楚并称的系花,肌肤白嫩,身材高挑,气质文雅,丰满的胸部走起路来一挺一颤的,臀部也恰到好处地微微后翘,两人走在一起,气坏了好多人,特别是外语系的男生,痛恨不已,但也使好多人羡慕。
沈思和王枫在一起时,感觉时间过得真快!当初自己没有踏进爱河时,对周末的来临并没有多大的感触,但与王枫交往之后,就盼望着周末,虽然平时也在一起。自己一个人独处,时间是静止的,与王枫在一起,时间是跨越式的。楚楚都说沈思陷入狂热之中了。
楚楚,想到楚楚,她的身影浮现,沈思微微地笑了,她毕竟和辛键结婚了,应该是很幸福的吧!
深秋昏黄的叶子飘满了校园,古人多伤春悲秋,但现在沈思看来,秋天是美好而灿烂的。秋高气爽,黄叶满地,他们的感情也步步加深。
她的第一次初吻是在下雪的第二天。由于下雪的关系,人的心也变得温情起来,王枫就在雪地里抱着她吻起来,当时她心都跳出胸膛了,感觉是一阵晕旋,迷迷糊糊的,但那个吻好长啊!
她的胸脯紧紧贴在王枫的胸膛上,她发觉王枫的手轻柔地压在她的乳房上。隔着衣服,慢慢地划着圈。

第2页

--

沈思的乳房从未被男子抚摩过,她觉得被王枫揉动的乳房快要饱涨而发了,尽管隔着衣物,但王枫也感觉到她乳房的青涩、饱满与丰挺。
“不……不要……”沈思挣扎着推开王枫的手掌,她爱王枫,但心里自然发生的反应是抗拒。
王枫停了下来,对她说:
“我爱你,思思!”
沈思头靠在王枫的胸膛上,轻声说:
“我知道,我也爱你,但……”
“对不起!是我不好。”
在感情进一步加深后,沈思与王枫更是行影不离,每次下课,王枫都跑到沈思系的教室外等她。沈思宿舍的人羡慕死她了。
周末到了,辛键约好沈思在一家饭店见面。他和楚楚早早就等在那儿,夫妇俩聊着闲话边等待。
沈思是一个人来的,见到楚楚,欢呼一声,两人抱在一起,又跳又叫的,又仔细端详对方,都说老了,又说对方还是那幺漂亮。辛键顺口说:
“是啊,老大不小了,还这幺闹!”
“去去,说什幺呀你!”楚楚娇嗔着。
沈思与楚楚亲热地在一起聊了起来,似乎忘记了辛键的存在,两人的谈话密不透风,滴水不进。本以为多年不见,有些生疏,但一见面却不是那幺回事,好象又回到了学生时期。
菜上来了,辛键打了招呼:
“两位大小姐,吃点再说好吗?”
这两人才停了一下,边吃边聊起来。沈思回国后,如今在一家外企当驻中国代表。在说完各自的近况后,话题又转到了当年的同学身上,某某某在哪,某某某去深圳了等等。
“楚楚,你们有孩子了吗?”沈思忽然问道。
“哦,还没有,但打算准备要了。”
“那好啊!趁着年轻,赶紧生,对以后保持身段有益。呀,辛键,努力喽!”沈思笑着对辛键说。
“得得,怎幺扯到我身上了。”
“怎幺不是你呀?责任重大哦!”
“沈思,好了,别逗了,说说你吧,这回要安定下来吗?你也该考虑考虑个人问题了。”楚楚拉着她的手。
“唉,我也想的,毕竟在外边跑来跑去,有些累了。”
“有人选了没有?要没有,我可以推荐啊!”辛键笑着插话进来。
“好啊,该你为我做媒了,当初可是我成全你的哦。”沈思转过头来,“是该报答报答我了。”
大家说说笑笑,吃完了饭,楚楚提出要沈思今天到自己家里来,彻夜联话。沈思调皮地看了看辛键:
“人家可有意见啊!破坏了你们的造人计划。”
“他敢有什幺意见,那种事什幺时候都可以做。”楚楚说道,然后意识到自己说得过了,脸都有些红了。
“你不担心我把你们都给吃喽?”辛键道。
“你敢!”两个女人齐声喝道。
当天沈思就和楚楚睡在一起,辛键跑到客房休息,想着沈思与楚楚又在说什幺闺房话,女人真的是天生说话的动物。
沈思当初毕业后没多久就去外国了,王枫与她的分手对她的打击太大了。
辛键和楚楚在席间都闭口不提王枫的名字,对于他们当初的感情与过程,辛键和楚楚是最清楚不过的了。在学校的时候,四个人常聚在一起。
王枫呢?当初与辛键交情最好的王枫,毕业离开校园后,就再没有和辛键联系,听有同学说他也去了日本,又有人说他在深圳。但归根到底还是没有他的确切消息。
第二天辛键起来后,沈思已经走了,楚楚已经做好了早餐。
“怎幺样?累不累,昨晚一宵没睡啊?”
“是啊,还好了,沈思谈锋还是很健。”楚楚喝着汤答道。
“毕竟是海归派嘛,见识比我们深多了。”
“你还很清醒嘛,对了,她都没有和我提到王枫了。”
“嗯,应该忘了吧,时间会冲淡一切的,这样对她也好。”
“你说要介绍物件给她认识,是真的?”
“哪里,沈思的眼光很高,普通人等她看不上,而且她条件很好,从来她就不缺少追求的人。”
“那也是。”楚楚点点头。
“等会和我去趟超市,买些用品。”
第3页

--

“你自己开车去不就行了?”
“哎呀,老公,人家拎不动啦!”
“好啦,我去就是,本来我还准备好好休息等晚上有精神和你造人呢?看来只能现在就行事了。”辛键笑着。
“讨厌啦,我知道你疼我,晚上我多熬汤给你补补。”楚楚眉眼含春。
辛键看到楚楚娇媚的样子,裤子撑了起来,楚楚也看到了他的变化:
“老公,不行啦!现在……”
说话之间,辛键已经拥着楚楚推到了桌子边,他把楚楚双手撑在桌子上,让她背对着自己,掀起楚楚的裙子,把她包裹着浑圆的臀部的小内裤扯了下来,只挂在她白皙的大腿上。掰开楚楚白嫩的两片臀肉,阳具直挺着向楚楚的肉缝中摩擦起来。
楚楚“唔……唔……”地假意挣扎,嘴里哼着:
“不要……不要啦……”
但她知道今天出门前免不了要和丈夫交欢一场,她的小手往后一摸,辛键的阳具坚硬火烫无比,楚楚一阵心情激荡,肉缝又被辛键的阳具摩擦着,私处一热,淫液就流出来了。
辛键看到楚楚的很快就肉缝湿润,他滑动了几下,凑近楚楚翕张的肉缝口,就捅了进去,抓住楚楚摇晃的腰肢,紧窄地抽动起来。
楚楚双手撑住桌子,双腿张大站直,雪白的屁股往后顶撞,迎合着丈夫的抽插,快活地哼叫起来。
在白天里做爱,楚楚娇媚洁白丰满的肉体给辛键的刺激太大了,她又在那里摇晃着屁股大声呻吟。黝黑粗壮的阳具在她嫣红的肉洞里快速出没,沾带着她分泌流出来的粘白液体,肉洞里通红的嫩肉在抽插间清晰可见。
虽然以前也在白天做过,但今天辛键的心情非常激动,没几分钟,就加快了抽插的速度,想着尽快痛快地在楚楚的肉洞里喷射而出,他飞快勇猛地抽动,很快就一阵哆嗦,阳具就在楚楚热乎湿滑的肉洞里喷了出来。